Web-only Feature

Web-only Feature

让受督导者知道成长的路长什么样|督导中的教育

原文链接:https://societyforpsychotherapy.org/an-important-aspect-of-educational-orientation-in-psychotherapy-supervision-providing-supervisees-with-a-conceptual-framework-for-understanding-their-own-therapist-development/

 

亲爱的督导师,还记得你开始做咨询的青涩模样吗?

我这么说对吗?

我是不是很差劲啊?

我能成为一名胜任的咨询师吗?

……

如果那时候你的督导师告诉你,这些感受都是正常的,告诉你成为有效能咨询师需要经历的过程包括种种种种,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现在作为督导师,你有没有想过可以做点什么,让你的受督导者更安心地成长,不必重蹈覆辙?

我们来看看C. Edward Watkins博士是怎么做的。

 

新手治疗师需要安全的学习空间

在我的督导工作中,大部分受督导者是刚刚担任治疗师的博士生。他们要么没有咨询经验,要么经验十分有限。就像Chessick (1971)指出的,刚刚从教室走向临床实践的治疗师通常会面临三个问题:

1 学习在治疗早期过程中控制焦虑感;

2 发展作为治疗师的认同感;

3 形成一种信念,相信心理治疗是可行且有效的治疗手段。

刚开始的这段训练期的学生通常能最敏锐地发现自己实践上的缺陷,非常容易受挫,因此这段时期可能会很艰难。此时的关键在于创造一个安全的学习空间,让新手治疗师能够自如地去应对困难,而不会因为犯错受到惩罚。

安全的学习空间的理论基础

如何创造这个空间呢?我的基本思路主要来自治疗师发展理论及其相关研究,还有成人学习理论及其应用。基于这个认识,在开始新督导前我思考的首要问题是:

当下如何创造一个安全的学习空间,才最能满足特定受督导者的学习需要?

在创造学习空间时,我坚信最好的出发点是对受督导者进行全面的教育性指导(如督导目标,督导师和受督导者的角色)。许多国家都将教育性地指导受督导者视为重要的督导胜任力之一( Pilling & Roth, 2014),因为它使督导过程变得清晰明了,促进了概念化理解,并且还会促进督导双方的协作。通常,受督导者充分了解时状态最好,因此我希望接受我督导的学生尽可能从一开始就完全了解督导过程(例如通过建立督导协议、讨论、角色介绍等方式),希望他们能更加有效地利用督导,在这个过程中更积极主动。

安全的学习空间的前提教育取向的督导

教育取向的督导中有一个非常值得强调的重要方面——概念化。这里概念化的意思是:受督导者理解自己作为治疗师成长历程的框架。作为督导师,我首先想给受督导者提供一个发展性的概念化框架。我相信在教育性督导中这一点很容易被忽略或轻视。这一步能够极有力地促进督导的开始,同时增强受督导者的学习能力——相信他们在自身成长过程中,能更好地理解遇到的异常和变化,并且在当下更有效地反应。

OrlinskyRonnestad(2005), RonnestadSkovholt(2013), Skovholt(2012), StoltenbergMcNeill(2010)的研究都够告诉我们,在督导中要重视以下事项:

1、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2、在督导中整合发展的眼光;

3、提供一个发展性的基本原则和框架来定位治疗师/受督导者的成长过程

他们的工作一方面研究了治疗师在发展职业自我或治疗师身份时所经历的演变过程,另一方面鉴别或提示了能够刺激治疗师发展的督导行为。Hess等人(2008)认为:如果督导是教育性的,那么就非常有必要发展一个督导的教育过程模型。他们发现,关键部分是帮助受督导者更好地理解自己当下的治疗师成长过程

成人学习理论的视角来看(Knowles et al., 2011),对督导过程的教育能够解答受督导者学习中体验到的困惑,并增加他们对过程的掌控感;同时,对过程准备的教育能减轻受督导者的焦虑并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帮助受督导者未雨绸缪(Skovholt & Ronnestad, 2003),对于如何在督导中进行阐述与协作成竹在胸。

FrankFrank(1991)的助人和疗愈关系的概念框架也可以被推广用于督导之中。在这个模型中,那些寻求心理治疗帮助的人正处于心力委顿、心烦意乱的抗争阶段,通常可以从这三个方面获益:1.与一个受到认可的助人者,在一个精心设计的助人设置中,进入一段充满信任的关系;2.得到一个能够帮助他们理解自身困扰的适应性解释/概念图式,并看到解决方法;3.与助人者积极合作,展开一套基于概念化的行动(Budge & Wampold, 2015; Wampold & Budge, 2012; Wampold & Imel, 2015)。如果这些都恰到好处,会促使当事人更投入于这种有意义的帮助中,并且更激发出他们的改变愿望,让受助者美好的期待达成所愿。

在成为一名治疗师的发展之旅中,受督导者需要经历专业上的奋斗并形成身份认同(Ronnestad & Skovholt, 2013; Stoltenberg, Bailey, Cruzan, Hart, & Ukuku, 2014)。这是一段独特的学习历程,因为这条路上没有预设的个人发展蓝图。实际上,蓝图都是新手治疗师自己投身在治疗过程中逐渐发展出来的,也就是说,一个治疗师自我发展的蓝图是在过程中成形的

更复杂的问题是,曾经非常有帮助的学习或个性特征(如高度组织和有计划、适应性地执着),现在可能不再有用。治疗师的身份认同与以往遇到的学习问题都不同,需要不同的学习策略。受督导者需要带着理解去体验变化着的困惑、焦虑、怀疑和低落等各种情绪,为发展出(咨询)实践中的自我而奋斗。新手治疗师刚开始他们的治疗实践并接受督导时,他们的自我监督和从督导或小组成员那里收到的大量意见,会导致他们在一段时间内非常脆弱,有被暴露感和羞耻感

借鉴FrankFrank(1991)的模型,新手受督导者接受教育性的督导时能从三个方面获益:1.与一个得到认可的督导师,在一个精心设计的教育设置中,进入一段充满信任的关系;2.得到一个概念图式或适应性的解释,让他们能理解治疗师发展过程、其中的挣扎以及解决方法的教育手段;3.适时与督导师一起,积极合作展开基于概念图式的行动(Watkins, 2012)如果这些要素都恰到好处,受督导者会更投入于接受有意义的督导帮助,并激起更强烈的改变欲望(Watkins, Wampold, & Budge, 2015),受督导者美好的期待也将达成所愿。

教育取向督导示范

如果你的受督导者提出自己在发展过程中的困惑,你可以从以下方面来提供适应性解释:

1治疗师的成长过程是发展建构的过程,已经有人提出过典型的发展轨迹;

2成长过程的一些不愉快但非常必要的经历是正常的(几乎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通常正是这些经历促进了治疗师的发展(在挣扎中变强”)

3 督导被视作为教育催化剂,能够极大地促进治疗师的发展。

为新手受督导者提供一个发展性的基本原则和框架,相当于为他们的学习提供了可及、可理解的环境,重新建构了在他们的进阶过程中取得进步的至关重要的因素,促进了积极的督导期待。

我们来示范一下如何提出适应性的解释:

成为心理治疗师的过程是一个反复观察当事人、接受督导、不断自省的过程。你正在经历的这些正是这个发展过程阶段会发生的。你正处在成长过程的起始阶段,在这个阶段,困惑、焦虑、怀疑和好奇我真能做到吗?都是很正常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从你所处的位置走到现在,因此我非常清楚你现在的感受。我相信你现在的感受不是独有的。你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建立治疗师身份认同感所必须的。督导是促进这个过程发生的催化剂。我将尽己所能的在你成长为心理治疗师的道路上帮助你。我曾与很多受督导者一起工作,他们也曾和你有过完全相同的疑惑和怀疑,我见证过督导让他们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受益匪浅,建立更加稳固的治疗师身份认同感。 (Watkins, 2012, p. 200)

更多示范细节可阅读Watkins(2015)年的文章。(下载链接: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07325223.2015.1015194)

我觉得从发展原理和框架的角度来考虑,如果能提供支持性的阅读材料(例 Pica, 1998)和实习小组讨论会更有成效。这种干预提供了一个方向确定的参考点,可根据受督导者的需要来进行回顾。例如,当受督导者与一个极有挑战性的当事人工作感到挫败时,这个发展性的构架能够提醒受督导者并持续地保护他们。受督导者若在缓慢的成长过程中变得没有耐心,这种关于建构的适应性解释便能够为受督导者提供帮助。受督导者同样需要信念,给他们提供一个理解他们自己成长过程的概念架构,可以帮助他们从督导初期就建立起这个信念。

原文作者:Edward Watkins

翻译团队:曾翘楚(Qiaochu Zeng)  王东美(Dongmei Wang)  胡姝婧(Shujing Hu)  东方明见(Oriental Insight)

Be the 1st to vote.

Luyao Ma earned her master's degree in Clinical and Counseling Psychology at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and works at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 of Hubei Oriental Insight Mental Health Institute now. Luyao’s research interest is in empathy.

Cite This Article

Ma, L., Zeng, Q., Wang. D., Hu, S. (2023, October). 让受督导者知道成长的路长什么样|督导中的教育 [Web article]. Retrieved from http://www.societyforpsychotherapy.org/让受督导者知道成长的路长什么样督导中的教育

References

0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